清腸 (十)

 

將近中午時英格利醫生帶來團隊的決定, 將按照原定計劃九月二十一號週三開刀! 我們的一顆心總算安定下來了. 英格利醫生走後, 很快的瑪莉帶著燦爛的笑容走進病房, 開心的問:

“你們也聽到消息了嗎? 後天開刀”

“是呀, 英格利醫師剛才告訴我們了.” 先生笑著回答.

瑪莉是這些天來一直照顧我們的護士, 做事明快一絲不茍, 卻又自帶冷幽默, 很容易相處. 她告訴我們今天傍晚開始清腸, 只能喝清湯式的流質食物和飲料, 週二傍晚之後就完全禁食直到開刀. 中間每隔4個小時她會給我先生喝一種輕度的瀉藥. 醫院採取的是一種軟清腸, 和我們一般在家自己做的清腸比起來, 相對比較溫和不會那麽難受.

 

手術前的清腸飲食選擇其實沒幾樣, 只有雞湯, 疏菜湯, 不同口味的果凍和少數的飲料. 先生卻盯著菜單研究半天, 煞有介事的專心挑選, 好笑之餘心裏也有無限的感恩. 我原先擔心他虛弱的身體撐不住那種在家做清腸的折騰, 沒想到天主連我的這個顧慮都細心的照顧到了, 能在護士的貼心照顧下做好清腸, 真是再好也沒有了. 晚上先生喝完他的蔬菜湯, 吃完果凍, 心情好好的和護士們聊天開玩笑, 我放心的提早離開醫院, 回家前先去教堂為明天的手術禱告, 這是近幾天來的固定行程.

 

這天走進教堂時大約晚上八點, 堂裡還有十幾個人安靜的在禱告. 我找個前面靠近天主的地方跪下來, 先感謝天主今天的庇祐, 再求天主的醫治大能借著醫生的手讓明天的手術順利成功. 我也告訴天主我內心對安娜深深的感激, 她對我們真心的關愛, 不顧自己那深深被創痛的心, 勇敢的掀開她那一觸碰就痛的傷口, 我才能以此為鑑, 及時的把先生送去急診. 我清晰的記得安娜噙著淚的雙眼, 心疼她這個揹負了二十年的哀傷, 我跪在耶蘇面前, 特別要求主安慰安娜的心, 醫治她的痛, 讓她的心裡有平安. 禱告完我站起來準備回家, 一位坐在右邊前座的女士剛好也站起來轉身要走, 仔細一看, 原來是安娜, 我太開心了. 走到教堂門外面我問安娜這麽晚了怎麽還沒回家? 她說知道我先生明天要動手術, 所以特地來為先生祈禱. 這個沒有預期到的回答讓我的心震盪了一下, 今晚的風很大, 披頭蓋臉的吹著我倆的頭髮, 九月下旬的晚上已經有些涼意, 但我眼裡熱熱的, 心裡暖暖的. 突然意識到原來剛剛在教堂裡那一刻, 我倆在毫不知情的狀況下, 同時跪在主面前為彼此互禱, 好奇妙的愛啊. 那時我的心裡安定下來了, 相信先生明天一定會沒事的, 知道天主用祂輕柔的方式送來了溫暖和安慰. ….. 繼續閱讀(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