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術 (十一)

 

手術時間排在上午十一點半, 護士們一早就在為開刀做各種準備. 英格利醫生也很早就來探視, 確定一切準備就緒, 看著他的笑容和篤定的樣子, 心裡有了安慰和信靠. 此刻的我們, 內心雖然免不了有些緊張, 但卻有更多的期待. 這幾個月來切切盼望的就是把腫瘤從大腸裡面移除, 好不容易總算捱到了這一刻了. 現在需要的就是勇氣和對天主的完全信賴. 近日裡我經常不斷重複的禱告詞是來自聖畢奧 (St. Padre Pio) 神父的一句話: 祈禱, 信靠, 不要焦慮. 因為焦慮於事無補. 神是慈悲的, 祂會聽到你的祈禱 (全文是: Pray, Hope, and Don’t Worry. Worry is useless. God is merciful and will hear your prayer.) 簡單幾句卻很有力量, 讓我認識到有信德的重要性. 禱告時真心相信天主是聽見了, 也信賴天主慈悲的愛會做最好的安排, 所以就不用憂慮了. 常常這樣禱告心裡真的平安許多. 自從先生住院以來的這些日子裡, 家人, 朋友, 還有教會裡的兄弟姊妹們, 算一算也有一百多人, 不斷地為我們禱告, 許許多多像安娜這樣的朋友們一路相伴, 隨著先生病情的起伏, 他們持續殷切的祈禱, 時時送來鼓勵和安慰. 我特別記得好朋友蕎安送給我的幾句話: 

“記得帶著信心, 盼望和愛祈禱. 

臉上掛著微笑, 語調裡帶著溫柔, 

話語裡充滿鼓勵和盼望, 內心有喜樂. 

這樣就有神賜的恩典, 讓自己的苦難成為馨香的奉獻, 

和耶蘇的十字架結合, 來補贖人類的罪過.” 

 

多麽有智慧的提醒啊! 蕎安十幾年來經常在我靈修道路上引領我. 八十歲了, 有著像星星一樣慧詰的雙眼和陽光般燦爛的笑容, 充滿了來自天主的智慧. 了解到自己的苦難能成為十字架救恩的一部份, 讓正在經歷的這一切有了不同的意義和價值. 於是我提醒自己時時用微笑和溫柔, 喜樂和盼望, 來面對先生的病痛和將來未知的挑戰. 如此一來, 不至於憂愁哀苦. 原來這就是苦難中常有喜樂的祕密.

 

十點半, 病房的護士們已經一切準備就緒, 換開刀房的護士梅根來接手了. 在準備把先生推到二樓開刀房時她看到了病床旁邊的玫瑰經唸珠, 開口問說:

“哦, 那是你的唸珠?”

先生說:

“是的, 我每天唸玫瑰經. 妳也是天主教徒嗎?”

梅根說是的. 她的先生也是在Christendom college 唸完大學, 畢業後因為想念這裡, 就帶著太太回來了, 跟我們也在同一個教堂. 突然間我覺得好神奇哦, 我們的家庭醫生傑森, 主刀醫生英格利, 和眼前的護士梅根都跟我們同在一個教堂, 很自然的有一種主內兄弟姊妹特有的親切感, 這種巧合很少見所以更加難得. 感覺就像是來自神的安慰, 安排一個個的天使們在這個困難的時刻一路相伴, 護送著我們前進. 來到開刀房旁邊的工作室, 梅根仔細的做好開刀前的最後準備工作. 一會兒英格利醫生帶著一臉溫暖的笑意出現了, 他在鼓勵我先生的同時也不忘安慰我, 告訴我他們會妥善的照顧先生, 讓我不要擔心, 最後他還和我們一起做了禱告才把先生推進開刀房. 梅根請我到等侯室休息, 他們有我的電話會隨時和我保持聯繫. 

 

這個讓人揪心的關鍵時刻終於來了. 先生在門內, 我在門外, 兩個無助的人, 依賴的是醫生和護士們的專業, 以及在他們之上, 那位有著醫治大能的天主, 全程輔佐整個醫療團隊的工作進行. 我在門外的休息室禱告, 手裡握著唸珠, 一遍又一遍的唸著玫瑰經, 求主耶蘇和祂的天使們照應開刀房內的每一雙手, 引導他們做最正確的判斷和最妥當的處理, 也求耶蘇的母親, 聖善的瑪利亞為我們轉禱, 讓我們信靠天主的心能夠堅定不移. 我記得英格利醫生說這種手術一般兩個半或三個小時就能完成. 我算一算, 最慢兩點半就應該有結果了. 等到一點左右, 手機響了, 是開刀房的護士打來的. 她語帶溫柔的告訴我手術到目前為止都很順利, 我先生也很好, 叫我不要擔心. 又過了十幾分鍾, 護士梅根也親自出來和我報告最新的進展. 她告訴我先生很好, 不要擔心. 我問她是不是兩點或兩點半左右就應該會完成了. 梅根說每個人的情況都不太一樣, 她看過有些個案, 長一些的幾乎花了八九個小時. 不過她叫我別擔心, 目前為止一切都很順利. 梅根轉身離去之後, 我腦中不時浮起她說的那些個案, 為什麽要提起那些個案? 她有什麽隱喻嗎? ….. 繼續閱讀(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