恢復期 (十三)

 

梅根幫忙把先生推回病房後跟原來的病房護士交接完畢就離開了. 剛做完手術的先生看起來虛弱但精神還不錯. 今天病房的護士也是瑪莉,  我很高興接下來這幾天有瑪莉值勤, 她工作認真又細心. 上禮拜五入住病房時第一面的印像覺得她有些嚴肅. 幾天相處下來才知道她也有風趣幽默的一面, 尤其是相處了幾天熟了之後, 時不時的就會丟個冷笑話, 打胰島素就是其中之一. 瑪莉嚴謹, 總是遵循醫生的指示, 血糖高過170就可以打胰島素. 而她清楚先生非到萬不得已是不肯打胰島素的. 所以過去幾天偶而就會聽到以下的對話:

“Mr. Mike, 你血糖180哦, 我幫你打胰島素吧?” 

她說時嘴角掛著若有若無的笑意, 凝著眼等看先生怎麽回答.

“哦, 不, 不用打, 我下午就會讓它降下來了, 下午一定會降到140左右.” 

聽到這個意料之中的回答, 瑪莉嘴角的笑意就有些藏不住了. 就這樣一來一往照劇本演, 我都可以預先知道劇情了. 先生有糖尿病, 但是他對自己的血糖變化瞭若指掌, 平時也靠一點藥物, 運動, 飲食和茶飲控制的很好. 所以從來不需要胰島素. 他認為打胰島素是在自我調整控制失敗之後不得已的選擇. 但是住院其間飲食選擇和控制比較由不得人, 但先生總是能夠在必要時把血糖控制到一個合理的範圍, 所以瑪莉請示過醫生之後也就不勉強他打胰島素了.

 

今天瑪莉顯得特別親切, 看得出來她很高興先生的手術順利. 做完護理工作之後她叮嚀, 遵照醫生的指示, 今天晚上就可以開始一些流質或是柔軟的食物, 但特別重要的是接下來要注意有沒有放屁, 因為那表示腸子開始恢復正常蠕動能排氣了, 所以放屁了要跟醫療團隊說. 

果然接下來的一兩天, 醫生或者是護士進來看到先生的第一句話就是問:

”你放屁了嗎?” 

看大家問的這麼勤快不由得讓我也不時跟著問他:

“你確定沒有放屁嗎?”

先生顯得有些無辜:

“真的沒有感覺到有放屁啊.”

這時侯朋友來電話, 我提到放屁的問題. 朋友說她父親以前在國內開刀時, 好像醫生交待沒有放屁之前不能吃東西. 真的嗎? 可是在這裡開完刀之後幾個小時醫生就鼓勵開始吃流質食物了. 這下我頭更大了, 左思右想就為屁事煩腦, 這才領悟到以前實在太小看放屁這件事了. 

 

貝蒂是夜班的護士, 她個子小小, 卻很有力道, 年紀輕輕但護理知識豐富. 更重要的是她真心關懷病患的每個護理細節. 看她手腳敏捷的做著她的護理工作, 總是令人放心. 手術完之後的那個晚上, 因為不能下床, 先生用了兩次尿壺. 天快要亮時先生又要用尿壺了, 就招來貝蒂. 這一次貝蒂問先生:

“要不要試試下床自己上廁所?” 她用鼓勵的眼神看著先生.

瞬間先生和我都有些愣住了, 12個小時前才開完刀的呀. 我有些擔心的問:

“可以嗎?”

“可以的, 我們來試試, 我會幫助你.” 貝蒂的語氣堅定, 再次鼓勵著說:

“能越早坐起來越好, 下床走動會幫助腸子蠕動, 恢復得比較快. 刀口不會有所損傷的, 不用擔心.”

她的專業讓人信賴, 她的鼓勵也讓先生有了勇氣. 雖然有些艱難, 但在她的幫助下, 先生真的成功的坐起來了, 甚至也能夠慢慢的走到浴廁自己上廁所. 現在回想起來, 當時的那一小步真是日後康復的一大步. 太感謝貝蒂當時的堅持和鼓勵了, 因為從那之後, 先生就能夠一個人上廁所了. 第二天下午瑪莉仔細的把開刀的傷口貼上防水處理之後, 他也能一個人坐著洗澡了. 更重要的是第三天終於在放屁了. 接下來在復健師的引導下他能在病房裡走一小圈, 椅子上坐個五分鍾, 接著能走出病房外, 順著走道旁邊的扶手走一小段, 第四天就能在椅子上坐兩個小時了.

 

開完刀後的第五天先生說他可以出院了, 在醫生的同意之下, 我們打包好行李, 結束了十一天住院的日子. ….. 繼續閱讀(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