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院回家了(十四)

 

要回家了, 真好. 當我把車子從停車場開過來接先生時, 瑪莉正推著先生的輪椅從醫院門口出來. 先生消瘦蒼白的臉上掩不住喜悅的神情. 這是他這些天來一直在盼望的日子啊, 終於可以回家了.

 

我們和瑪莉道別, 感謝她這些天來的費心照顧. 我放慢車速, 小心翼翼的往回家的路上開. 回想十一天前的那個晚上, 也是在這條路上, 我憂心忡忡的載著先生趕往醫院掛急診. 十一天之後的這個早晨, 在這條路上, 我們開開心心的一起回家. 我知道前面還有未知的挑戰, 但至少到目前為止, 因為神的恩典, 我們已經打了漂亮的一仗. 在車上我和先生聊起前一天早上我在教堂做禮拜時踫見了我們的家庭醫生傑森. 我去望早上七點鐘的彌撒, 結束時繼續留在教堂裡祈求天主保守先生能免去化療之苦. 我禱告了許久, 離開時教堂裡面已經沒有人了, 走出大門卻看見傑森醫生和他的夫人在外面等我. 原來他們也來望同一臺彌撒, 看到我也在就留下來等我. 醫生用關心的眼神握著我的手說他一直在關注先生住院和開刀的所有過程. 他很高興手術順利, 也明白根據取出來的腫瘤大小來看, 很有可能需要化療. 他安慰我說目前先不要擔心, 等看腫瘤科醫生怎麽說之後再來研究一個理想的治療方案. 他的眼神好溫暖. 我跟先生說, 週日是醫生的休息日, 看到我在教堂就特別留下來等我, 這在美國真的少見, 更何況我們認識他也才三個多月. 都說患難見真情, 這種溫情讓身在苦難中的我們感受尤其深. 多麽慶幸能遇到這麼一位仁心仁德的好醫生啊.

 

記得英格利醫生說先生回到家後可以上下樓沒有問題. 果然進了門之後看他一小步一小步的, 真的走進了樓上的臥室. 這種他從前做過千篇一律, 再平凡不過的事, 此刻看起來卻好神奇. 家裡的臥室都在二樓, 記得他開刀前我還常盯著樓下的客餐廳以及他小小的工作室, 盤算著那個角落可以安裝一張臨時床, 好讓他開刀回家後暫時用著. 朋友們和我的共識就是做最壞但也是最現實的準備, 沒想到他真的一出院就能自己上下樓了. 比較大的挑戰是上下床的時侯. 家裡的床不像醫院的可以調整角度和高低, 先生好不容易爬上床了, 但下床時卻又是一個更大的挑戰, 傷口經常把他痛得哀哀叫. 醫院復健師教他的方法好像不適用, 幸好大約過了三天左右就容易些了. 上廁所方面倒是容易. 他出院前我就先把主臥室的廁所安裝上馬桶扶手安全框架, 讓他上廁所時兩手有著力點, 這個馬桶扶手真的幫了個大忙, 太好用了. 我也買了淋浴用的坐椅但完全用不上, 因為他能夠自己站著淋浴. 這一切讓我原來緊繃著備戰的心稍為放鬆下來了, 這個幸褔來得比原先預計的早很多呀. 

 

出院時醫生提醒我們之後的六個月先生的排便會偏稀, 容易經常瀉肚子. 因為切掉大部份的升結腸之後, 大腸對水份的吸收能力減少, 湯湯水水一喝, 會馬上直接瀉出來. 果然幾天下來先生跑廁所的次數多得我數不清, 他幾乎喝什麽拉什麽. 嚇得我不敢再煮湯品, 連朋友們事先為我們熬好的高湯也用不上了, 只能改煮固體食物. 術後的飲食要清淡又兼顧營養, 我只能一邊做一邊觀察, 看情況再做調整. 縱然如此他還是一天要拉好幾次, 觀察原因我猜想應該是他喝水的方式. 一日三餐我可以掌控, 喝水就只能靠他自己. 但他喝水一向又快又急, 一口氣往下灌, 結果吃了不少苦頭. ….. 繼續閱讀(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