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傑森醫生了(三)

 

過了兩天, 一個星期一的早晨. 我們做完八點半的彌撒出來, 看到我們的朋友和教堂的執事, 史密斯先生, 正在聊天. 朋友介紹了我們是新來的教友, 剛搬來不到一個月. 執事很親切的和我們聊了一會兒, 就邀請我們參加隔天, 也就是週二晚上的聖神同禱會. 初來乍到, 參加同禱會又能認識新朋友, 是好事一樁, 於是我們欣然的答應了. 

 

又過了一個禮拜, 找醫生的事依然是毫無進展. 週二晚上第二次參加聖神同禱會時, 我提起勇氣告訴大家我們的需求和遭遇的困難, 並請大家為我們祈禱能盡快找到一位理想的好醫生. 禱告會結束時一位女士過來和我們打招呼, 並說她聽到一位叫傑森的年輕醫生會接受新的患者. 第二次聽到傑森醫生這個名字, 覺得還真是有緣, 於是不再猶豫, 第二天一早就上網查詢到資料, 馬上給他打了電話. 接通時, 對方問我們要找哪一位傑森醫生, 是爸爸呢? 還是兒子? 這時候我們才恍然大悟, 原來教會的朋友們只知道年輕的傑森, 不清楚原來他父親也是個醫生. 先生在電話上一時不知道如何回答, 仔細問清楚之後才明白父親的診所是走我們一般熟悉的保險醫療系統; 兒子的診所走的是DPC的路線, 是一種創新的醫療保健模式. 患者透過定期會費享有醫生和病人之間更緊密的關係和更高水準的貼心服務. 我們很快的選擇了爸爸. 首先覺得他行醫經驗比較豐富, 再則也是單純的希望能夠盡快的看到醫生, 以便找出病情之後及早治療. 兒子的DPC醫療模式很吸引人, 但我們以為可以日後再考量. 

 

拿到爸爸醫生的號碼, 電話打通時我們的心還是七上八下的, 擔心像以前一樣又要說不接受新的患者. 接電話的小姐很親切, 我們也很順利的約到了看診的時間. 心裡的石頭才終於落了下來.

 

五月二十五號打的電話, 我們約到了六月七號看診. 雖然主要是讓先生看病, 但因為傑森醫生會是我們的家庭醫生, 護士建議我也一起看好讓醫生建立健康檔案. 診所在附近的小鎮, 大約15英里, 開車20分鐘左右, 還算方便.

 

見到爸爸醫生的第一印象是很親切, 大約六十多歲. 他一面詢問我的健康史, 一面跟我話家常. 說他自己雖不曾去過台灣, 但太太年輕時去過, 而且很喜歡台灣. 從談話中我也了解到傑森醫生是加拿大人, 十幾年前搬來美國的這個小鎮, 為的是讓孩子們能上鎮上的天主教大學 – Christendom College. 這是一所聲譽很好的大學, 尤其在神學教育上很成功, 培養出很多優秀的神職人員. 他的兒子醫生就是從這所大學畢業後, 朝醫學領域發展, 進而追隨父親的腳步成為醫生的. 邊談邊做檢查, 不知不覺過了半個多小時, 我的健康檔案也更新完成了. 傑森醫生說對於新患者, 他一向希望能掌握最新和最全面的健康狀況, 所以他給了我三樣功課: 一). 血液常規檢查 二). 大腸鏡 三). 乳房造影檢查. 

 

看完了我, 醫生接著看我先生. 大約45分鐘之後先生也看完出來了. 跟我的感覺一樣, 他也感受到了醫生親切的人格特質, 幽默又富有同情心. 尤其是看病很仔細, 很願意傾聽. 對於肚子不舒服, 胃潰瘍的症狀也問得很詳細. 先生覺得雖然才初見面, 但和醫生好像已經成了朋友似的. 真的是沒有比較就沒有傷害, 想起以前舊家那邊的醫生, 看診總是匆匆五分鍾, 也不怎麽和他討論症狀. 他很高興我們這次真的找對醫生了. 傑森醫生開給先生的功課有四項: 一). 血液常規檢查 二). CT 掃描, 也就是電腦斷層掃描 三). 胃鏡 四). 大腸鏡. 雖然先生今年二月才做過血檢, 距離現在不到四個月, 但醫生很謹慎, 說新的血檢有其必要性.

 

從診所走出來我們心裡很清楚, 神應允了我們兩個禮拜前在聖神同禱會裡的禱告, 傑森醫生是我們心中盼望的那個可以信靠好醫生. ….. 繼續閱讀(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