掛急診 (八)

 

折騰了一會兒外加勸說, 他總算答應了. 幸好醫院不遠, 一會兒就到了. 星期四晚上九點多的急診室比想像中忙碌, 護士登記了資料, 量了體溫, 給先生吃了退燒藥之後就讓我們在侯診室裡等著. 一個多小時後先生覺得有些無聊了, 半開玩笑的問我:

“我們可以回家了吧? 我燒退了, 好多了, 沒事了.”

這會兒他真的看起來好好的, 但是想起剛剛他那種無法控制, 全身發抖的可怕景象, 我知道不能回家, 今晚一定得看醫生. 

十一點半終於輪到我們了, 當醫生知道先生有大腸癌, 手術就排在六天以後的禮拜三, 突然嚴肅了起來. 馬上安排急診室的病房, 開始抽血和驗尿的一連串檢查. 半夜兩點半, 醫生帶來了檢驗結果. 說先生的情況有些特別, 大部份的數字都還可以, 但是血紅素低得只到7.9gm/dl, 幾乎是正常值的一半, 不尋常的嚴重貧血. 他說一定是身體內部的某個器官在失血造成的. 醫生建議再做個大腸斷層電腦掃描. 我們說一個多月前才做了, 還要做嗎? 醫生很明確的回答:

“是的, 最好再做一個新的.”

 

做好了電腦斷層掃描, 又等了兩個小時. 清晨五點, 天快亮了, 醫生拿著報告進來. 

他神情嚴肅的說:

“我們發現就在你大腸腫瘤的附近有發炎的現像. 這個地方如果破裂會非常危險. 我會馬上通知你的主治醫師, 很有可能天亮之後就要緊急動手術, 來不及等到下禮拜三了. 現在馬上幫你辦理住院, 一會兒就轉到普通病房.”

 

聽了醫生的話才知道先生病情惡化的速度快得讓人吃驚, 發炎加劇導致內出血, 難怪血紅素值從半年前的12gm/dl急劇的下降到現在的7.9gm/dl. 但此刻我的心情反倒安定踏實多了. 醫生描述的病況跟安娜的先生當時的狀況很相似, 不同的是安娜的先生沒能及時開刀, 而我先生則在最壞的情況發生之前, 有幸來到急診室, 踫到一位謹慎的好醫生, 及時發現問題並往正確的方向治療. 我記得安娜當時說的, 她不願意看到他先生的不幸發生在我先生身上. 謝謝妳, 安娜. 因為妳的提醒讓我能不顧先生一再的反對, 堅持送他來急診. 妳像上帝派來的小天使, 把自己的痛苦化成了祝福, 送給了我們. 

 

清晨六點還不到, 馬爾維特醫生就來看我們了. 他就是在兩個月前幫先生做大腸鏡的醫生. 原本是他要開的刀, 但在開刀前的手術會議上, 先生希望用腹腔鏡的微創手術, 因為馬爾維特醫生只做傳統的開腹手術, 於是主刀醫師換成了專門做腹腔鏡的英格利醫生, 但是馬爾維特醫生會也在現場協助手術的進行. 那天清晨在急診病房他代替英格利醫生來看我們, 因為英格利醫生剛好在另外一個分院有幾台手術要開, 不在本院. 

馬爾維特醫生告訴我們說他已經看過報告, 也研究了先生的病情, 他決定把腫瘤發炎的情況先穩定住, 觀察情況之後再看看是否必需做緊急開刀. 馬爾維特醫生是院主任, 經驗豐富, 我們都很信任他. 最重要的是住進了醫院, 有團隊二十四小時的監控觀察我就安心多了. ….. 繼續閱讀(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