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進病房 (九)

 

清晨9點多我們從急診病房轉入普通病房. 一踏進房門就看見連著牆的大面觀景窗, 明亮亮的窗戶外是一望無際綿延的青山和藍天. 病房空間寬敞, 設備新穎, 看起來溫馨舒適, 一瞬間幾乎有點不像在病房的錯覺. 先生脫口而出說: ”啊, 太棒了, 我好像住進渡假旅館了.” 瞬間把護士們都逗笑了. 確實, 醫院建在市郊的山坡上, 環境清幽, 視野遼闊, 和大自然如此接近, 真有渡假中心的感覺. 護士們忙進忙出, 打針, 掛點滴, 安排餐飲. 看著一切妥當我安心許多, 整夜沒闔眼的我, 偷空回家吃飯順便補睡一會兒. 傍晚回到醫院時看到先生和護士有說有笑, 神情愉悅, 我那揪結的心總算暫時安定下來了. 感謝神應允了我的禱告, 提前把先生送進醫院, 讓他能在醫生護士的照料下安心的等待開刀.

 

先生的血紅素在住院的第二天已經從7.9gm/dl 回升到8.1gm/dl. 顯示失血的狀況有受到控制. 護士每六個小時就抽血做檢驗, 醫療團隊嚴密的監控所有的數據, 馬爾維特醫生對先生的情況表示肯定. 接下來的週末先生的精神體力都比前兩三週在家時好很多, 血紅素更持續的回升, 第三天已經升到8.5gm/dl 了. 我心裡充滿了感恩, 感謝週四晚上的突發狀況讓我們到醫院掛急診, 才能有這接連下來的醫護照料, 雖然發冷發熱的過程有些嚇人, 但我不敢想像如果要在家裡等到九月二十一號的開刀會是什麽後果? 在不知道腫瘤已經發炎的情況下; 在血紅素因內失血而急劇下降下; 在人極度衰弱體重猛掉下; 在七十五度溫暖的室內卻手腳冰冷的情況下…他要如何撐過那還要等待將近一個星期的手術? 況且他還需要在開刀前一天自己在家裡做清腸, 不敢想像他如何能經得起瀉藥的折磨? 如何能喝得下那一杯又一杯的水和飲料? 那種不斷喝水不斷跑廁所, 拉乾到一無所有的不舒適感, 平常人都覺得難受, 更何況是毫無精氣神的他? 而現在這一刻, 看到他坐在病床上, 津津有味的吃著醫院那簡單純樸的晚餐, 心裡的感動和感恩, 真是言語無法形容. 天主啊, 原來祢的愛是這麽溫柔細緻, 這麽無微不至, 這麽超乎我的理解和想像.

 

週一清晨六點多英格利醫生來探視病房了, 他告訴我們說這些天來他一直都在觀察先生的數據和情況, 也對先生的病情驅於穩定感到欣慰. 目前醫療團隊正在考量是否必需要在當天做手術, 或者按照原來的計劃等兩天後的九月二十一號再做. 他說在先生病況允許之下, 他個人比較傾向週三動手術, 因為這樣他們有機會利用今天傍晚到明天週二全天的時間幫助先生做好清腸工作. 他要我們等一下, 團隊做好評估後會儘快通知我們. 其實不管是週一或週三動手術, 我們對他的決定有著全然的信賴. 住院的這些天聽到有關英格利醫生的種種都是充滿讚譽之詞, 從醫生到護士到打掃病房的員工, 都很肯定他的醫術, 對他的醫德更是讚不絕口. 我記得在術前會議第一次見到他時就感覺到他的親切和誠懇. 聊起來之後發現他也是我們的教友, 跟我們在同一個教會. 而且他跟我們的家庭醫師傑森的兒子還是好朋友, 是在Christendom College的同學. 大學畢業後他們在內科和外科的領域各自發展, 難得的是最終他們一起選擇回到這塊曾經蘊養他們的美麗土地, 為鎮上的人們服務. ….. 繼續閱讀(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