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舊迎新, 找到新家了(二)

 

我們的舊屋在二月底成交, 很快的三月份也找到了新家, 簽了合同, 準備四月下旬或五月初搬家. 在這忙碌的新舊交替之際, 我們只能的把找新醫生的事暫時緩下來, 等搬到新家之後再來找當地的醫生. 

 

2022年5月4號, 我們搬到了新家. 一個離舊家56英里, 開車大約一個小時的山城小鎮. 吸引我們到這裡的主要是教堂和朋友. 雖然說天主教的教理和做禮拜的崇拜方式, 全世界都一樣, 但是在虔敬的程度, 和遵從教會兩千多年來教導的真理上, 還是會因時因地有所差別. 所以說能在一個聖潔的好教堂崇拜上帝是一種至高的幸褔. 鎮上還住著幾位我們已經認識十多年的朋友, 他們也是早些年前搬過來的. 朋友們說起這裡教堂的神父們和教友們的虔敬, 嘴裡眼裡盡是滿足和歡喜. 這讓我們更加確定搬來這裡有神的引導, 是正確的決定.

 

我們努力的把新家安頓好, 不到兩個禮拜就積極的找醫生. 先從網路上了解醫生的專業背景, 再看他們的評價. 滿懷期待的打了第一個電話, 卻被告知這個醫生目前不接受新的病人. 之後再打的兩個電話得到的答覆也是一樣. 這下我們真的著急了, 萬一找不到醫生怎麼辦? 問了當地的朋友後才知道這是新冠疫情之後的一種現象. 因為醫護人員的短缺, 許多醫生沒有辦法再接受新的病人. 知道原因之後心底頓時有些茫然, 先生的腸胃問題因爲搬家的原故已經延宕了兩個月, 我們必需得盡早看醫生才行呀.

 

我請朋友們介紹他們的醫生, 但幫助不大. 有些是他們自己也沒有滿意的醫生, 或是有個好醫生, 卻在其他的鎮上, 離家比較遠. 這種距離上的不方便讓我有些猶豫, 我私心希望家庭醫生能夠離家近些, 因為病痛已經夠讓人操心的了, 不想在交通上增加負擔. 有一天做完了平日彌撒, 從教堂出來時看到辦公室就在旁邊, 心想或許他們會有資訊吧, 就走進去問看看. 果然他們說有一位年輕的醫生也是我們的教友, 剛開始一種新的看診方式, 很歡迎新患者的加入, 但是詳細的運作方式他們也不清楚. 辦公室的女士很熱心的給了我們醫生的名字說如果有興趣可以問問看. 手裡拿著寫著傑森醫生的字條走出了辦公室, 我們還是有些猶豫, 因為不知道這不一樣的看診方式到底是怎麽一回事, 於是就把這個醫生暫時擱下了. ….. 繼續閱讀(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