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死亡擦身而過  – 陪他走過大腸癌的那些點點滴滴(1)

和死亡擦身而過 – 陪他走過大腸癌的那些點點滴滴(1)

  總希望癌症離我們很遙遠. 沒想到有一天它真的來敲門了.   2021的下半年有那麼一天, 先生覺得肚子不舒服, 他以為是胃食道逆流, 胃酸之類的, 自己去藥局買胃藥吃. 慢慢的這種情況發生的次數頻繁些,也有了一些 疼痛感, 於是約了醫生, 因為是新冠期間, 只能視訊看診. 醫生說是胃炎, 開了一些藥給他服用, 吃了藥之後先生覺得幫助不大, 吃了跟沒吃一樣. 因此一兩個月過後他又約了醫生. 這次醫生的診斷也跟上次差不多, 認為不是胃炎就是胃潰瘍, 於是又開了一些藥給他吃. 但這次換的藥也沒有明顯的幫助. ...

和死亡擦身而過 – 陪他走過大腸癌的那些點點滴滴(2)

送舊迎新, 找到新家了(二)   我們的舊屋在二月底成交, 很快的三月份也找到了新家, 簽了合同, 準備四月下旬或五月初搬家. 在這忙碌的新舊交替之際, 我們只能的把找新醫生的事暫時緩下來, 等搬到新家之後再來找當地的醫生.    2022年5月4號, 我們搬到了新家. 一個離舊家56英里, 開車大約一個小時的山城小鎮. 吸引我們到這裡的主要是教堂和朋友. 雖然說天主教的教理和做禮拜的崇拜方式, 全世界都一樣, 但是在虔敬的程度, 和遵從教會兩千多年來教導的真理上, 還是會因時因地有所差別....

和死亡擦身而過 – 陪他走過大腸癌的那些點點滴滴(3)

就是傑森醫生了(三)   過了兩天, 一個星期一的早晨. 我們做完八點半的彌撒出來, 看到我們的朋友和教堂的執事, 史密斯先生, 正在聊天. 朋友介紹了我們是新來的教友, 剛搬來不到一個月. 執事很親切的和我們聊了一會兒, 就邀請我們參加隔天, 也就是週二晚上的聖神同禱會. 初來乍到, 參加同禱會又能認識新朋友, 是好事一樁, 於是我們欣然的答應了.    又過了一個禮拜, 找醫生的事依然是毫無進展. 週二晚上第二次參加聖神同禱會時, 我提起勇氣告訴大家我們的需求和遭遇的困難,...

和死亡擦身而過 – 陪他走過大腸癌的那些點點滴滴(4)

跑醫院, 做檢查 (四)   兩個人七項檢查讓我們忙進忙出了好一陣子. 有些檢查可以在鎮裡的醫院做, 開車不到十分鍾的距離. 有些則要到稍遠一點的市區大醫院做. 更有些時侯, 為了能盡快排進檢驗的時間, 在都是同一個醫療體係下, 我們也會選擇到其它鄰近市鎮的醫院, 為的是爭取時間盡快把醫生交待的檢驗項目完成. 這段時間我們就這樣在不同的市鎮, 醫院和檢驗所進進出出. 我常跟朋友們開玩笑說, 我對小鎮週邊的地理環境雖然生疏, 但對他們的醫院卻有些熟門熟路了, 因為方圓三十英里內的大小醫院幾乎都去過....

和死亡擦身而過 – 陪他走過大腸癌的那些點點滴滴(5)

大腸鏡 (五)   七點半, 護士準時出現把先生帶進了診療室做大腸鏡, 我留在侯診室等待. 候診室的牆上有個大瑩幕, 可以看到每個病患的手術進程, 病患的名字用編號代替. 我緊盯著先生的編號, 看著他從準備中, 手術中, 到手術後的收尾工作. 一個多小時過後,終於他進入了恢復室. 護士出來叫我說可以去看他了. 進去時先生的麻醉還沒有完全退去, 護士呼喚他的名字都聽不見, 睡得很香. 再等了大約五分鐘左右, 護士再次叫他的名字, 這會兒他醒了. 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看到我, 問說: ”我們回到家了嗎?” 把我和護士都逗笑了....

和死亡擦身而過 – 陪他走過大腸癌的那些點點滴滴(6)

安娜的先生 (六)   在等待開刀的這一段時間裡, 有一天我去參加教會裡一個專門為未婚媽媽籌款和為她們的新生嬰兒用品募捐的聚會, 看到安娜也來了. 安娜和我認識十幾年了, 以前在舊家那邊一起參加過避靜, 偶而也聚在一起吃飯. 但近十年來幾乎沒有聯絡, 沒想到會在這個小鎮重逢. 我們的巧遇是在我第二次參加聖神同禱會的那個晚上, 看見她時我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時空的交錯讓我一時恍惚, 只是呆愣愣的看著她, 還是她先叫了我的名字. 原來她五年前就已經搬來這裡了, 實在 太讓人驚喜啦,...